微游枣庄的自然人文之旅 |一腚坐三县

作者: admin 分类: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 2019-05-14 11:00

早就听说柏山村与柏山水库的得名源自旁边有座叫柏山的山头,就想着有机会爬爬,看看这座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么多的山头都没捞得着被用作村名甚至水库的名称,唯独它还占了俩名字!柏山村,因山得名,柏山水库因村子得名,柏山村里有两棵千年古槐树,成为了村子的宝贝,被全村供奉着。

进了村子,首先看到了一户人家用青石垒砌的院墙中有两块与众不同的石料,仔细一看是汉画像石,汉画像石,是汉代地下墓室、墓地祠堂、墓阙和庙阙等建筑上雕刻画像的建筑构石。所属建筑,绝大多数为丧葬礼制性建筑,因此,本质上汉画像石是一种祭祀性丧葬艺术。画像石不仅是汉代以前中国古典美术艺术发展的颠峰,而且对汉代以后的美术艺术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承前启后的重要地位。

从图案来判断,这两块汉画像石只是原石的一小部分,其中一块甚至还被后人刻了其他图案,导致原图模糊不清,这种现象其实可以说见怪不怪,对于先人留下来的东西,我们总是不以为然,但是当知道它的价值时候却又后悔不已,其实也就是骂两句,谁也不会在乎破坏了前人的遗迹会对自己生活的地区带来怎样的损失。

这两棵千年古槐原来是庙宇门前的看门树,只是庙宇早就被拆的一干二净,就连石碑也被用作建筑材料架桥修房子去了。所以我也懒的去追寻这座庙和这两棵树的历史及它们的故事了。

从古槐旁的道路就是进山去水库的路了,我们选择进山去,因为我们也想去看看山上那块山亭、薛城、市中分界的界碑。所以就直接奔着水库西岸的最高山去了,鲁南地区多为崮型山,而我们选择的上山道路却不像崮型山那么坡缓,有些到固顶的感觉,比较陡峭,爬起来挺费劲,真的是手足并用了。

尽管山势坡陡好在山体上石头是美的,刚长出来的新叶那嫩绿色也让人心情舒畅,青色的山石与这些依势而生的植物总是相得益彰,轻易的就是一个盆景。

转眼望去,近处的柏山水库如碧玉镶嵌山间,远处的田野、城市都如画中一样,真的感受到“风景如画”的那种美,这种美没有一点瑕疵,无论是油画、水墨还是工笔画都恰如其分。

爬到山顶,松涛阵阵,一种征服过后的胜利把一切疲惫都忘掉了,环眼四周,连绵的山高低错落,如画家行云流水般的笔触落在宣纸上,不爬到一定的高度是无法欣赏到这种美丽,只是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打开手机地图,查看那块“三界碑”,才发现原来还在另外一座山头,这座山也不叫“柏山”“柏山”在这座山的东边,隔着水库,好在三界碑与这座山是相连的。于是决定继续往西走,既然来了就一定要达成目标。

在行进的过程中,经过一段修复的山体,以前过度的开采,让我们周围的山体满目疮痍,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在这个口号的支持下,很多山体得到了修复,种上了树木,数年以后相信这段被破坏的山体也一定像其他的山体那样绿意葱葱。

走过这一段山梁,经过放羊人的指点,我们接着向另一座山顶爬去,只不过这里的坡势比较平缓,而且树木也少,爬起来不费劲所以就快了很多。

到了山顶往北看,那块三界碑非常显眼,它的上边还被人摞上好几块石头,远看像一座小塔,我们兴奋的走过去,这里就是市中区、薛城、山亭三个区的交界处,碑呈三面体,向南的一面刻着市中,向西一面刻着薛城,向北的一面刻着山亭,他们的下边都刻着国务院,1997 的字样。

薛城区、市中区、山亭区都是县级行政区,所以孔老师说坐在这里,真的是“一腚坐三县!”后来听马西良先生说,在莲青山山脉还有一处滕州、邹城和山亭的三界碑,抽空去看看。

本次活动参与者:王善鹏、孔浩、崔德祥、金瑾。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